房舍造句

  房舍 拼音:[fángshè] 意思:房屋,房间。

  1、的乱响,那些炸飞的污七八糟东西纷纷落在房舍和地面上。

  2、对有些类型的养禽企业来说,是经常要向参观者开放其鸡群房舍和工作程序的。

  3、旧时长廊有栅窗及槛墙,式如房舍,也称七十二连房。

  4、为了攻克一些重要的建筑和街巷,苏军用重型坦克和攻城炮直接实施抵近射击,而德军则藏身房舍中负隅顽抗,苏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鲜血的代价。

  5、这一带旧房舍拆除了,盖上了现代化的居民楼,街道两旁又栽上了观赏花树,和过去相比,真是焕然一新。

  6、你们的身体不能约束你们,房舍或田野也不能局囿你们。

  7、智利中部发生史上数一数二的强震,造成房舍及桥梁倒塌,公路柔肠寸断zj8c.com,并引发地球一半以外发布地区海啸警报。

  8、这里的房舍几乎全是用泥土盖成的,就连他们绿色拱道遮盖的清真寺的尖塔也是用泥土和木头所搭建。

  9、曾有苍鹭觅食的沼泽,如今已枯竭殆尽,上面盖满了房舍.

  10、这里有疏密相间的院落,处处可见雕梁画栋的房舍。

  11、翠绿的草地,再过去是一条条消失在远方的道路,沿途还稀稀疏疏散落着几间近郊房舍,而且越远越稀少。

  12、转过山去,看到一座漂亮的房舍,里面传出书声琅琅,噢,原来是一座学校。

  13、龙烟铁矿矿区,一处弃用的旧房舍。

  14、一干人鱼贯前行,走了约一里多路,来到一高堂大宅前,房舍门前早已迎候着一大群人,为首一人,身材高大,长须飘拂,举止斯文。

  15、声音有如瓦釜雷鸣在房舍地面之间循环往复,经久不息。

  16、巴菲特总是把钱捂得很紧,只是偶尔掏点钱,用于像增添房舍这样的事情,其中包括一个手球场。

  17、小年来到祭灶忙,灶神保佑祥瑞降。祭拜祖宗心诚恳,酒水贡品摆纷纷。打扫房舍添亮堂,祈求新年多安康。一年更比一年强,万事顺利心欢畅。小年快乐!

  18、之后,他转身走出森林,跨越空地,经过几哩路,到达一栋砌起坚固木块的房舍,四周有马厩牛房和稻草堆。

  19、那些大楼、街道、公园、房舍,载满了他终生的回忆,然而当展现在偌大繁复的地图上时,却只不过是用小小的几个点几条线敷衍带过,相比其他的线条和标示,他们看起来无足轻重,毫无意义。奥尔罕·帕慕克

  20、家乡变化真大呀,除了村头那棵老槐树还依然如故外,街道、房舍、人们的衣着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  21、偏生这拐子又租了我的房舍居住,那日拐子不在家,我也曾问他。

  22、我仰望着淡青的天空,稀落的残星,还疲倦的眨着眼睛,周围的一切都还模糊模糊的,远处的房舍还若隐若现,我凝视着东方,东方渐渐的,渐渐的有些发白,一瞬间星星们全都失去了踪影,东方越变越白。

  23、出了房门,偌大的院子静悄无人,除了楚玄的房间外,其它房舍均乌灯黑火,有些还传出抽鼻鼾的响音,只有出入口挂有灯笼作照明。

  24、大长梁山上房舍修缮一新,方玉青一家四口搬到新居,用张惠琴的话说,“占山为王”。

  25、有一年黄河大汛潮,一场大的洪水毀坏房舍无数,在古渡口附近,更有牛羊牲畜无缘无故的丢失。

  26、三人来到渔村中的一处茅屋前,推开虚掩的破板门,就见院内是几间荒颓的房舍。

  27、小年到来笑纷纷,胶牙糖甜醉灶神。甜到心坎降祥瑞,吉祥如意紧紧随。厅堂房舍来打扫,干净整洁生活好。忙碌一片祈安康,万事如意幸福长。小年快乐。

  28、内地房舍、平房多人字屋顶,便于泻水;楼房多钢骨水泥或砖砌。

  29、于是孝直在雍州各处官府留下了少许官兵维持治安,又修葺魏军走时烧毁的房舍,使百姓乐业安居。

  30、我们要加固我们的房舍,改进我们的电力设施,为预防这样的灾害发明创造句吧zj8c.com原创和收集优质句子,使您在造句吧9月22日电综合报道,印度官员21日说,该国连日豪雨成灾,许多商店房舍遭到冲毁,若干地区无法通行,泥石流造成的死亡人数已攀升至173人。

  31、军方星期二黄昏接受电话访问时说,约三百名穆斯林青年在该岛首府马塔兰袭击基督徒房舍,黄昏前至少洗劫了十五个家庭。

  32、雪终于停了,茫茫的田野一片雪白,房舍、群山披上了银装。

  33、他施展轻功,配合天涯比邻,如鬼影一般跳跃在高墙房舍之上。

  34、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,全台首间、成立逾1甲子的新庄基督教芥菜种会附设爱心育幼院,房舍老旧斑驳,但重建却遥遥无期。

  35、最后,他们其中一个人得知当地一间育幼院需要多一间房舍.

  36、莫若依我定见,趁今日富贵,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,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,将家塾亦设于此。

  37、王恭厂之变,地内有声入霹雳不绝,火药自焚,烟尘蔽空,椽瓦飘地,白昼晦冥,西北一带相连四、五里许房舍尽碎。

  38、此处房间众多,但住人稀朗,大部分房间是空的,莫问不喜欢热闹便独自住了一间,一间房舍只有两张床铺,床上有蓝色的被褥,室内有水盆水桶。

  39、灾情惨重,房舍倾覆,桥梁崩塌,到处一片瓦砾。

  40、一路行来,果然沿途房舍宫苑庭阁,飞梁画栋,美不胜收。

  41、韦氏的苑囿,黄帝的果林,虞舜的宫室,商汤、周武王的房舍,都是他们养心任物的好处所。

  42、处人只要个谦逊,居家只要个和平,教子只要个学好,吃穿只要个温饱,房舍家伙只要个坚实有用,冠婚丧祭只要个合理。

  43、新营糖厂内已遭夷为平地的房舍。

  44、2006年以来,包括尼亚孜在内的一些维吾尔族瓜农利用自家房舍,开办了“农家乐”旅游,各地游客可以品尝到“瓜王宴”、“葫芦茶”等特色饮食。

  45、萨卡帕省拉乌尼翁市市长弗朗西斯科·萨尔格罗说,数吨石块和泥土滚落,21名村民被埋致死,另有一房舍因山石滚落而坍塌。

  46、幽州城地处北疆,塞外情调浓厚,房舍建筑多以土窖为主。

  47、矮小的房舍座落在离城市最近的一部份。方正的房间通往有如格子状的狭小的通道,交织成密密的街道。

  48、他不计成本地替孤儿院盖房舍,虽然得不偿失,却乐在其中。

  49、萧寒所指的那栋房舍,朱漆大门,兽环,铜钉,门口还蹲着两尊石狮,看样子是小镇上的大户人家。

  50、我们从阿勒颇乘汽车出发,在哈马作了短暂的停留。奥郎特河沿岸一路苍翠,在城镇的房舍商铺之上,可以看见古老的水车。

  51、村内建有8间房舍、一些猪栏,以及一个晒场和入口更楼.

  52、也不是他小气,而是他从小生活检朴,这做官这么多年了还是身无余物,现在全家还是居住在国子监的房舍之内。

  53、朱厄特的文笔简洁大方,https://zj8c.com/就象她笔下人物的房舍一样.

  54、罗显明分析说,根据现场考察,古台附近现今可寻到辽代时期的残砖断瓦等遗物,上面应有驻兵房舍和用于白天放烟晚上笼火的设施[造句吧zj8c .com]。

  55、据介绍,该基地占地一点三公顷,项目总投资三百六十多万元人民币,建立封闭式驯养、繁育房舍九十间,猴山一座及其它配套设施,可驯养、繁育猕猴五千只。

  56、从以杉为柱,以竹为椽,以稻草戓干蔗壳为上盖,稻草纹泥作墙的房舍,到如今的楼宇林立。

  57、在月亮淡黄柔和的光辉下,房舍的轮廓渐渐可见了,道路清晰可辨了,世界亮得美妙而可爱起来了。夜变得宁静变得祥和,变得令人神往了。人们都出来了,或散步或赏月或促膝夜谈,笑看风云,乐不思眠。

  58、阆中贡院保存完好,三进四合庭式建筑,纯穿斗木结构,房舍整齐规矩,前院是考场,后院是斋舍,四周都是号房。

  59、屋顶仍将采用传统木檩条小青瓦。房舍有正堂屋、退屋、两侧厢房和杂屋,共计14间。

  60、十级风足以将房舍的屋顶吹掉.

  61、本是极热闹的道路,但此刻午后未未时分,栉比鳞次的店肆房舍虽然都开着,街上却极少行人。

  62、弯弯曲曲的小路往深处走,你会看见不同风格的房舍以及别有风味的窗棂.

  63、雪终于停了,茫茫的田野一片雪白,房舍、群山披上了银装。雪,像一团团松软的鹅毛,把白日里被搅得一片混乱的沙滩,又铺得格外平展。

  64、在桃园县杨梅陆军埔心眷村长大的张筱麟记忆里,眷村的房舍多以黑瓦盖顶、竹筛糊泥为壁,每遇台风,摇摇欲倾。

  65、广仁寺位于西安古城墙内西北角,又名喇嘛寺,是清朝康熙皇帝1703年巡视西部边疆时,御批在西安修建的,占地3600平方米,有殿堂房舍50余间。

  66、残颓的城墙废墟满目苍凉,保留原貌的旧式房舍分列在街巷两侧,这就是宁武关一带最早设郡立县、最早建设城垣堡寨的宁化古城。

  67、在中世纪,每当庄稼欠收、马匹走失、牛群遭瘟、车辆损坏、妇女流产或风暴摧毁房舍,总要找一个女巫承担罪责。

  68、屋檐房脊依次重重叠叠,一眼望去,竟然不知这个宅院能有多少幢房舍。

  69、当地的土人往往聚族而居,累块积苏以为房舍,看上去绝不富裕。

  70、离乡二十多年,每每梦到故乡的青山故乡的绿水时,总能梦到弥漫在房舍上的袅袅炊烟;每每梦中游走着故乡的红砖故乡的黛瓦时,总能梦到徐徐盘旋的袅袅炊烟;每每梦中涌动着故乡的小桥故乡的流水时,总能把记忆定格在几里之外就能看到的百缕炊烟。

  71、到了晚年,归老兴化,他自建房舍,名为浮沤馆,才有了专用书房。

  72、房舍被洪水冲坏的村民必须立即被安置到其他地方。

  73、一位老人在自己窄小房舍的厨房里,面对著窗户站著;他一边洗著晚餐的碗盘,一边欣赏著慢慢沉没在“共有地”地平线上的夕阳橘色余辉。

  74、一路披星戴月的赶去有房舍的路上,有声心里还是不太痛快,对驾车的马夫道,“哥们,你是哪里人啊?”。

  75、另一诏书,通知护守王家园林的阿撒夫,令他给我木料,为做圣殿堡垒的门户、城墙和我要住的房舍之用。

  76、远处前几日还在施工的塔吊已停止工作,歪歪斜斜的几欲倒塌,大街上只剩下破败不堪的房舍,冷飕飕的晨风扫过,似乎带着刺鼻的血腥味,令秦列直欲作呕。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